短视频VS小程序:谁将是社交中的王者!

2018年最火的两个字莫过于:短视频和小程序了,未来谁是真正的王者?
短视频——未来互联网基础设施

说道短视频,自然就少不了今年“一炮而红”的抖音。她凭借自己妖艳华丽上档次的内容,一下子引爆了整个短视频领域。

而且由于短视频元老“快手”的一向单调,几乎是在2017年才敢携手自己的几千万用户开始各种曝光,比较委屈的是这个时候各大互联网厂商不仅在忙着直播风口的“消散”,还在盯着共享经济和知识付费的“收官”。

快手从GIF工具做起,到现在流行于三四线城市的“土味视频”,可以说是快手对于短视频行业的信仰才让用户们看到了短视频这个载体的潜力。

只不过随着2018年一二线城市迅速被抖音攻占,它的“年轻”“潮流”和“时尚”一下子成为了年轻人心目中的No.1,又在各大媒体平台以及自媒体人的自来水中逐渐“青出于蓝”。以至于,现在大家提到短视频都会归类为抖音和其它、至于快手,嗯,不好意思,我们选择性遗忘。

当然这里面有很大程度与抖音象征着“高端”,快手代表着“低俗”有关,在流量和用户都爆发性增长的抖音,大家已经不屑去谈及快手。尤其是BAT面对抖音都显得大张旗鼓,阿里的“独客”、百度“Nani小视频”、腾讯“微视”。

我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阿里的“独客”姗姗来迟,大概是为了等一等“抖音”吧!

但是在短视频发展如火如荼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注意到短视频也不是没有弊端

1.内容质量,随着监管的加入,短视频行业的野蛮生长缓慢下来;

2.内容匮乏,短视频平台同质化严重而且内容门槛太低;

3.内容变现,随着大量营销内容加入流量正在变贵。

虽然短视频目前各种问题不断,但是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流量迟早会从图文时代进入视频时代,抖音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进入月活5亿阶段就是*的证明。

而且在阿里加入之后,我们可以想象抖音就不用背负头条的“变现压力”而急于电商化影响用户体验,而阿里因为抖音的出现也终于算是有了自己的“社交平台”,而且一旦抖音打通了阿里生态之后,所带来的流量裂变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小程序——下一代的社交工具原型

对于小程序来说,几乎和抖音诞生的时间一致,2016年9月21日,微信小程序正式开启内测;抖音于2016年9月上线。更加其妙的是,小程序在2017年昙花一现就和抖音在2017年开始大举压上资源却依旧名声不显一样。

小程序通过2017年年底自家的小游戏“跳一跳”,以及2018年的“弹一弹”才再度占领大众的视线,而抖音也是通过2018年2月份的新年营销才被大众所知。

小程序自从诞生以来就面临着质疑,就跟抖音走红以来就伴随着监管一样。而且,他们都是借助于一个已有平台的“激化”推崇才逐渐红极一时。可以说,小程序的成长路径和抖音的爆款路径几乎是一样一样的。

对于抖音而言,它是一种全新的内容载体,当然,它不是*次出现。对于小程序而言,它也是一种比较新的应用程序,百度2013年就抛弃了它又准备在2018年重新来过。

7月13日的时候,微信iOS版本6.7.1更新,放出了“我的小程序”功能,即为用户设立了小程序收藏夹,可在首屏下拉状态栏和“发现”—“小程序”中访问。用户可以访问小程序右上菜单或*近使用的小程序,将选定的小程序添加至“我的小程序”。

可以说,为了小程序的后续发展,微信是在坚定不移从公众号给小程序导量,而且鉴于公众号已经有可能被拆分(订阅号APP),不考虑微信各种物理层面的“整容”,微信这几乎完全是在给自己“生物变性”啊!

鉴于小程序的包容性和可拓展性,下一代微信有可能成为私人定制化(个人订阅小程序)社交APP,用户想要什么功能,不需要去下载任何app,只需要添加不同的订阅小程序就可以完成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就可以实现张小龙“即用即走”的产品神话?
 

来源:春哥技术博客,欢迎分享,(春哥微信号:taike668)
上一篇:程序猿用编程告诉你:啥是佩奇?      下一篇:今日头条小程序下线iOS,是“调整”还是